主页 > B鲜生活 >从〈Guai >

从〈Guai

2020-06-17

前言

最近写了一客台语文的新诗〈Guai-sii、紫苏、シソ(Shiso)〉,很多人可能不能了解这题目的全部意义,不过想一定跟紫苏有关。跟日本人或老辈台湾人接触过或来美国久一点,大概都知道shiso是什幺。

因为2月21日是「国际母语日」,很适合用此题目,来讨论台湾语言及文化的多元性。以自己的经验来写,先来讨论题目的意义,再讨论台湾语言文化的多元性及诗本身。

Guai-sii是客台语文

从小带饭包或饭糰常有酸梅,做酸梅时,家人放guai-sii。住小镇常有人叫卖田螺,炒田螺一定要用guai-sii,客家话的guai-sii就是华语的紫苏。知道guai-sii就是紫苏,可能还是离开家乡到台北读书后,吃味全的紫苏花瓜。

看到guai-sii的汉字用同音字,上网找及询问,不少乡亲回应,有「柺丝、拐丝、拐似、(虫叧)蕬、箉蕬、蛙蕬、蛙丝、蛙鬚」等写法,用「蛙」字大概取客家话的「蛙」音guai。若这些字后面不加紫苏于括号内,如拐丝(紫苏),大概很难知道是什幺。

查台湾客家话词典,在徐兆泉的《台湾客家话辞典》找到,guai=(虫叧),sii=艹+师(上下排),显然是造新字,看到大概也不了解。看到客委会辞典用guai-si,guai没汉字,但第二字写成「丝」发音si,跟我及我问到的人讲法不同,都不如写成guai-sii。

下面会再提到日文、Holo台语文、广东话、越南文及华语,好像都是来自紫苏的不同发音。不知为何客家话叫guai-sii,以后有机会再详细探讨。

其他语言如何称紫苏

问几位朋友,福老台语文也用紫苏,本以为是最近採用汉字的用法,查甘为霖的20世纪初出版的《厦门音新字典》,早就有chí-so这字,不过我手上的是1950年代的修订版,不知是新加上或第一版就有。

自已的菜园,每年春天到不久,前一年掉落的种子,自动冒出来,长得又大又茂盛。常摘些送给同事,日裔最喜欢,而且说越多越好。他们都称shiso,问他们怎幺写,来自日本的第一代,会用シソ,他说不知道汉字如何写。二世的日裔只知道shiso,不知日文如何写,所以题目用シソ(shiso)。

上网查シソ的汉字,很有趣地在中文Wikipedia说日文的汉字时,加一问号在右上方如「紫苏?」,很可能登文者也不太确定shiso的汉字是紫苏否。去查日文的Wikipedia,明说源自中国紫苏,还说东汉末就有,华陀当药草用。

那维基百科之文,还说越南文称tíatô,也源自紫苏。送紫苏给越南裔,他们也很喜欢。上网去查广东话,粤菜紫苏用得不少,都只看到汉字紫苏,找不到其他称法。一般或亚裔市场偶而有,英文用perilla不过常另加写shiso。当然大家都知道华语称为紫苏,没看过英文用zisu或chisu。吃素的美国人比较多人知道,他们也称shiso。

台湾语文多元

为何题目用〈Guai-sii、紫苏、シソ(Shiso)〉?虽上面提日裔用シソ(shiso),那也是我成长时的用语,台湾人的语言文化之一。老一辈如我父母亲当然常用シソ,我除知道guai-sii外,也早知道称shiso,像上提到的日裔二世。上大学自修日语后才学会假名シソ,早知道shiso有好处,原来在美国,用shiso较多人知道。

语言不是只为沟通交流,联合国教育科学文化组织,确认语言是文化的最重要条件,定每年2月21日是「国际母语日(InternationalMotherLanguageDay)」,双语/多语化,促进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外,对社会的和谐上有很大贡献。

在「国际母语日」来谈此〈Guai-sii、紫苏、シソ(Shiso)〉最恰当。种过者都知道,guai-sii(紫苏)很耐命,生命力最强的植物之一,就是有小小细缝的土地,有点水及阳光就会长大。日本人最喜欢,说是他们长寿的原因,他们还当蔬菜吃。吃补不要找稀罕品,濒临绝灭的生物不能补人身体。母语受打压,母语会像「guai-sii、紫苏、shiso」一样耐命,有强韧生命力。

从〈Guai客家台语文诗

用客家语文写作问题很多,依语言学上的定义,台湾的Holo、客家不是华语的方言。我尝试用各种方法写台湾语文,有问题有困难,更要多试。我很少用全汉文体,我一向主张台湾必须朝「去汉」「脱儒」才能大进步。所以写母语一向用汉罗并用体,类似日文汉字加假名,是「去汉」第一步。别人可能不熟悉的汉字或罗马字,以及客语发音跟华语很不同的,还加入括号来解释客家语文的意义或发音,可帮忙了解。

客家话很难用全罗马字,因为腔调多,又有不少的注音(拼音)法及注声调法。为了减少混乱,此诗罗马字不注声调。用汉罗并用体,没注声调,由上下文不难了解。我一向写四县(苗栗)腔写时,用教会罗马字系统,若写海陆(新竹)腔时,用通用拼音法。此诗用通用拼音,写海陆腔。

请大家试读看看,母语不是客家台语文的人,想大概不会难了解。特地写此文此诗,来庆祝「国际母语日」。最后请大家多多指教。

 Guai-sii、紫苏、シソ(Shiso)(Mo注声调,用通用拼音写海陆腔客家台湾语文)  朱真一

头摆(以前)家乡讲guai-sii,放(piong)到酸梅肚。还(han)记得,带饭包去学校或远足,常常有一粒酸梅,炒田螺,定着有guai-sii。到底係guai-sii还係酸梅或田螺到今忘m(不)忒(tet,掉),总係fit(丢)-m忒个(gai,的)家乡味。

到海外还念念不忘,到美国第一年去中国城,Mo(没)看到guai-sii酸梅,有紫苏花瓜也尽欢喜,买转宿舍来,Mo地方煮饭食,用有guai-sii味个花瓜,麵包夹nen(着)也食到有来mo去。

成家立业开菜园,有人送guai-sii仁,撒到菜园肚,探出头来芽叶一大片,拔忒大部留几丛,长到又大又菁味道好。食m忒晒菜乾,食到过年出新枝叶。

多出来做善事,Bun(给)亲戚朋友分享,带去医院送同事,一世二世日本人,全部尽欢喜哩(lia,这)シソ,shiso越多越好全部爱,佢讲日本人长寿因为食シソ,问ngai(我)知シソ生命强mo?

Ngai知guai-sii尽好种尽耐命,就係最细细个缝也做得,有点水有兜日头就会大,M惊虫来兽mo爱。食补m寻稀罕品,佢兜己家生命不能救,样般可以补ngai命,最爱食生命强个guai-sii好东西

上一篇: 下一篇: